国内配资股票申请

天坛生物涉少年多次卖血浆后死亡,是否违规超量采集是关键

         发布日期:2024-06-08 03:48    点击次数:168

19岁少年卖血浆16次后死亡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3月19日晚间,山西省忻州市宣传部官方微信公众号“首善忻府”对此事件通报:涉事企业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有限公司(下简称:忻州天坛生物)已停业整顿,配合调查。忻府区工作专班已进驻涉事企业,正在对该企业采集血浆的组织动员、健康征询、体格检查、血红蛋白检查等工作环节以及死者赵某献血浆有关情况进行认真调查核实,并将视调查核实结果依法做出相应处理。

此前,据新黄河,死者父亲赵志杰表示,根据献血浆票据推测,在去世前八个月内,其儿子被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有限公司(下简称:忻州天坛生物)连续抽采取血浆多达16次。其中,最短采取血浆的间隔天数为12天。

3月20日,天坛生物公告回应,报道中提及的最短献浆间隔天数为12天为不实信息,忻州浆站严格按照相关规定确保献血浆者两次献血浆间隔不少于14天。同时,经查询该名献血浆者年龄等基本信息及其实施献浆时相关体检资料,条件符合采浆要求。

是否违规超量、频繁采集血浆说法不一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涉事的是单采血浆站。不同于献血站,国家规定对采血浆站由血液制品生产企业设置,采集血浆后供应生产企业,通过生物工艺技术,制作白蛋白、丙种球蛋白等血液制品。单采血浆站加工生产的血浆不能用作临床输血使用,只能作为原料提供给生产企业。此外,单采血浆站只能设置在县及县级市,不得与一般血站设置在同一县行政区划内。

此次事件中,忻州天坛生物最大的争议在于其是否存在违规超量、频繁采集血浆行为。

据新黄河报道中赵志杰的描述,当地医院开具的检查单显示,其儿子被诊断为重度贫血,疑出现造血功能障碍。“根据献血浆票据推测,在去世前八个月内,其儿子被忻州天坛生物连续抽采取血浆多达16次。其中,最短采取血浆的间隔天数为12天。”

而据《单采血浆站管理办法》(下简称:《管理办法》),严禁超量采集血浆。两次供血浆时间间隔不得少于14天。依据死者父亲赵志杰的说法,死者曾有两次供血浆时间间隔少于14天。

而天坛生物则在公告中回应称,报道中提及的最短献浆间隔天数为12天为不实信息,忻州浆站严格按照相关规定确保献血浆者两次献血浆间隔不少于14天。

《管理办法》还明确,单采血浆站必须使用单采血浆机械采集血浆,严禁手工采集血浆。每次采集供血浆者的血浆量不得超过580毫升(含抗凝剂溶液,以容积比换算质量比不超过600克)。

界面新闻记者曾向赵志杰询问其是否了解死者此前每次供血浆质量,其表示并不清楚。界面新闻核对报道中死者的献血浆者信息采集表发现,其2023年5月5日血浆采集量为591。不过,该采集量并未标明单位。

因此,该献血浆量(含抗凝剂溶液,以容积比换算质量)是否超过《管理办法》规定的580毫升(含抗凝剂溶液,以容积比换算质量比不超过600克),仍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工作专班和天坛生物核实。

此外,供血浆者需持用《供血浆证》才符合供浆规定。《管理办法》明确,划定采浆区域内具有当地户籍的18岁到55岁健康公民可以申请登记为供血浆者。

对此,天坛生物在公告中回应称,经查询该名献血浆者年龄等基本信息及其实施献浆时相关体检资料,条件符合采浆要求。

不过,天坛生物未明确对死者是否拥有合规《供血浆证》作出回应。界面新闻记者致电赵志杰询问其是否知晓死者拥有合规《供血浆证》,也未获回复。

因此,死者是否拥有《供血浆证》获取合规的供血浆资格也需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工作专班和天坛生物核实。

赵志杰还质疑,忻州天坛生物通过“付费拉人头”的模式诱骗刚出社会的少年频繁卖血浆。这让其儿子长时间高频率被抽血,造成血液再生功能疾病最后导致死亡。赵志杰称,其在儿子的手机聊天记录里发现儿子被接送到忻州血浆站卖血浆的过程。聊天记录显示,该接头人每次支付给其儿子260元至300元的费用。

据新黄河,忻州天坛生物工作人员曾对该事件作出回应,该事一直都在处理中。“当事人到过我们单位,相关部门也介入了,我们也是按照相关部门的要求处理。”该工作人员补充,赵志杰反映的问题只是一个“片段”,公司关于血浆的抽采等方面均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和标准进行,“如果觉得我们哪个地方不合适,可以走法律程序。”

采浆量对于天坛生物业绩至关重要

天坛生物旗下有四大血液制品公司,分别为成都蓉生、上海血制、武汉血制、兰州血制、贵州血制。

其中,成都蓉生100%控股上海血制、武汉血制、兰州血制和贵州血制。天坛生物则控股成都蓉生。天眼查显示,天坛生物持股成都蓉生药业74.005%的股权。

不过,为了提高管理效率,2022年,天坛生物通过压减管理层级等措施,提升了兰州血制、上海血制、武汉血制和贵州血制等四家公司管理级次,将成都蓉生、兰州血制、上海血制、武汉血制和贵州血制均按公司的二级子公司管理。需要注意,其中的股权控制并未发生改变。

此次涉事公司忻州天坛生物则是天坛生物通过成都蓉生间接持股的孙公司。天眼查显示,忻州天坛生物的控股股东为成都蓉生药业,持股比例为80%;自然人邵东梅持股忻州天坛生物20%。

忻州天坛生物批准成立于2011年,在忻州市部分县、区开展血浆采集业务。忻州天坛生物旗下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站则早在2000年就成立。

据忻州天坛生物官方微信公众号,该血浆站位于忻州市忻府区播明镇前播明村,是经山西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委批准成立的单采血浆站。2009年,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正式在播明镇新址开展单采血浆业务。

血液制品属于生物制品行业的细分行业。血液制品主要以健康人血浆为原料,或经特异免疫的人血浆,经分离、提纯或重组DNA技术后,生产的出三大类产品——人血白蛋白、人免疫球蛋白类和凝血因子。

此外,由于我国1986年就已禁止进口人血白蛋白之外的一切血液制品,2001年起就已不再批准新设血液制品企业。目前国内血液制品行业正常经营的企业不足30家,这些血液制品生产企业大多生产规模小、产品结构单一,而且一大半的企业不具备新开设采浆站的资格。

而政策监管血浆还规定只能通过单采血浆站采集。因此,血液制品企业盈利能力便是由浆站数量、采浆量以及血液质量决定。

其中,成都蓉生及其旗下控制的各血浆站便是天坛生物最核心的资产,也是天坛生物利润来源。

据2023年半年报,2023年上半年,天坛生物控股子公司成都蓉生实现营业收入26.8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8.27亿元。而2023年上半年,天坛生物的总营收才26.91亿,净利润为5.67亿。也就是说,成都蓉生贡献了天坛生物99.7%的营收。

截止2023年上半年,天坛生物所属单采血浆站总数达102家,其中在营浆站数量76家,筹建浆站26家。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专业股票配资平台_网上配资炒股操作_国内配资股票申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4-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